行业新闻

水利部水文局积极推进水生态监测工作


水利部水文局积极推进水生态监测工作

      在分别经过吉林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和山东省政府相关会议通过后,《吉林省水文条例》和《山东省水文管理办法》均于今年10月1日起实施。至此,我国已有26个省(市、自治区)出台了有关水文的条例或办法。

记者梳理各省(市、自治区)有关水文的条例或办法后发现,水生态监测已被纳入到了各地水文的主要工作之中,多数还明确了监测要素,分析评价水生态现状和变动趋势,保护和修复水生态系统等。显然,这既是水文行业对生态保护工作的思考,又反映了水环境监测工作未来的方向。

自党的十八大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五位一体”总布局后,生态文明建设被摆在了和政治、经济等建设同等重要的地位。水利部党组提出,要加强水生态文明建设,着力推进传统水利向现代水利、可持续发展水利转变。“水生态文明关键科学问题的解决,需要水文科学的支持和广泛参与;水生态文明建设措施的加快推进,需要水文行业扎实的基础工作。抓住‘黄金机遇’,水文正全力实现从‘行业水文’向‘社会水文’的转变。” 水利部水文局局长邓坚的话语掷地有声。

上下求索 砥砺前行

水体污染严重、富营养化加剧……随着经济社会不断发展,一系列水生态问题日益凸显,使得社会对水生态和水环境的适宜条件比以往更为关注。作为水生态保护和修复的基础性工程,水生态监测可提供及时、准确的基础信息,对加快推进水生态文明建设有重要意义。

我国的水生态监测工作起步较晚。20 世纪90年代以后开始重视生态保护与修复;2002 年水利部开展海河流域水生态恢复研究;2005 年水利部开展水生态系统保护与修复的试点城市,初步探索水生态监测;2008 年水利部水文局启动了太湖、巢湖等藻类监测试点工作,至此,水生态监测已由单一的理化指标向生物指标研究迈进。

与国内情况截然不同,国外开展水生态监测已经历了探索、论证、成熟和规范等几个阶段。2000 年,欧洲颁布《欧盟水框架指令》,其目标就是将生态状况作为反映水体生态系统健康的主要指标。日本在横滨市开展名为“亲水工程”的试点,在不改变河道行洪能力的条件下,对下游河道进行修复和清理,使之更接近天然状态。美国也在不断反思河流治理工程对自然环境的负面影响。

“这些经验成果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邓坚表示,水生态监测通过对水量、水温、流速、泥沙、水质(理化)和水生生物等要素的监测和数据收集,所得到基础信息的准确性、科学性和有效性将直接影响水生态文明建设成效。水文部门作为水的数量与质量监测、分析、评价、预测的专业部门,在水生态文明建设中具有无可替代、不可或缺的支撑作用。

新形势下需要自我突破的勇气。在推动水生态监测工作中,水利部水文局确定了北京为全国水文系统水生态监测示范市,长江流域为全国水文系统水生态监测试点流域,济南为全国水文系统水生态监测试点市。实践证明,“两市一区域”带头示范效应明显。

数据显示,2009~2014年6年间,北京市水文总站通过对浮游植物、浮游动物、鸟类等生物指标的监测,共获得各类生物样品8010份,数据13.5万余条,掌握了全市大量重点水体的水生态监测数据。经过2015年对140个地表水体进行水生态普查性的监测,充分奠定了构建水生态监测技术指南、水生态健康状况评价体系、水生生物图册的基础。

水生态监测服务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在三峡工程建设过程中以及正式运行后,长江流域水环境监测中心全面监测了长江干支流重点站浮游植物、底栖动物等的变化及演替规律。同时,对丹江口水库库区及主要入库支流水质项目、水生生物等进行了监测,截至今年5月,仅藻类监测数据就达7万多组,并以此评估了水源区水环境生态风险和水资源脆弱性。

按照“泉涌、湖清、河畅、水净、景美”的建设目标,在山东省水文局的指导和帮助下,济南市水文局结合自身实际,先后与相关教育和研究机构合作,编写了《济南市水生态监测试点实施方案(2013-2015年)》《济南市水生态健康动态评价》《济南市水生态时空变异驱动机制及自动监测模式》等,并于2014、2015两年完成了6次监测及鉴定任务。

除“两市一区域”外,江苏、吉林、云南、江西等省份结合本区域水生态状况与特点,在水生态监测与修复研究、高原湖泊藻类试点监测、水文生态监测研究基地建设等方面持续探索,推进水生态监测工作逐渐转入常态化。

多元保障  稳健前行

“十五”期间81亿元,“十一五”期间148亿元,“十二五”期间390亿元……随着水文社会地位的不断提升,中央和地方政府均加大了水文投资力度。截至2014年年底,全国水文部门共有各类水文测站9.36万处,空间分布基本合理的站网体系为水生态监测提供了基础保障。同时,人才培训、法律法规、技术标准等要素红利也不断加码,成为水生态监测工作的续航动力。

水生态监测涉及计算机、水文、生物技术等专业,需要一支专业素质较强的技术队伍。从2008年至今,水利部水文局分别与部人事司、北京大学等联手合作,通过短期培训、技术研讨会等方式,推动水生态监测队伍的初步形成,发挥了水文水资源部门水量、水质、水生态同步监测的优势。

尤其是2014、2015年,部水文局组织有关流域与北京大学合作,共同开展了长江、黄河流域干支流水环境要素通量分布特征与生态环境状况调查工作,初次对整条长江、黄河干流及重要支流断面的水质、底泥、微生物、有机物、气体、纳米颗粒和重金属等项目进行了全面监测,获得了大量的水生态基础性数据。

在应对频繁发生的藻类危害水事件中,部水文局于2008年启动了全国易发藻类水华的大型湖泊、水库、城市河湖等重点水域的藻类监测试点工作,初步建立了江河湖库藻类监测网络,实现了藻类监测常态化。还摸清了西部典型湖库的藻类生态分布现状,建立西部典型湖库藻类本底数据库,编制出版了《中国内陆水域常见藻类图谱》。

“水文机构应当加强水资源的动态监测工作……”除《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文条例》规定之外,国家层面的《水法》等,流域层面的《巢湖流域水污染防治条例》等,各省市层面的“湖泊保护条例”“水环境保护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的制定和出台均促进了水生态监测工作开展。2012 年12 月,通过批准的《哈尔滨市水生态监测条例》成为我国首部关于水生态监测的法律,这表明我国水生态监测已进入法制阶段。

在规范、统一水生态监测工作中,部水文局修订了《水环境监测规范》,补充加强了生态监测的内容。同时,组织编制《水生生物监测手册》《内陆水域浮游植物监测技术规程》等标准(或技术文件),和应用于各地河湖健康评估工作中的《河流健康评估指标、标准与方法(试点工作)》及《湖泊健康评估指标、标准与方法(试点工作)》。在地方,山东省水文局出台了《山东省水生态监测工作技术细则》。

“水生态监测是水生态文明建设的客观要求,也是水文事业不断发展的必然方向,是一项崭新而又长期的工作任务。”邓坚表示,我国的水生态分析评价工作尚处于探索阶段,应积极践行“大水文”发展理念,准确把握水文服务的切入点,通过借鉴发达国家的先进经验,鼓励社会技术力量积极参与,建立监测信息库等更多手段加强水生态监测工作,为水生态文明建设提供技术支撑,为建设山青水秀、河畅湖美的美好家园提供基础保障。


 

责编:龙虎  发布时间:2015-12-28  
来源:部水文信息网